金泽学校秋季班
当前位置 > 主页 > 资讯中心 > 名师指导 > 金泽学校语文老师总结:高中语文必修1-5文言文知识点整理

金泽学校语文老师总结:高中语文必修1-5文言文知识点整理

文言文阅读必备常识
 
一、人的称谓
 
【直呼其名】有三种情况:
 
自称姓名或名。如“庐陵文天祥自序其诗”。
用于介绍或作传。如“柳敬亭者,扬之泰州人”。
称所厌恶、所轻视的人。如“不幸吕师孟构恶于前,贾余庆献谄于后”。
 
【字】古人幼时命名,成年(男20岁、女15岁)取字。一般而言,字与名有意义上的联系。取字是为了便于他人称谓,出于礼貌和尊敬。名与字一般由父亲或尊长来取。
 
【号】即别号、表号。号一般由个人取定,只用于自称,以显示某种志趣或抒发某种情感。对人称号也是一种敬称。如:青莲居士、少陵野老、玉溪生、四明狂客、醉翁、、已斋叟、我佛山人、百炼生等等。
 
【谥号】古代王侯将相、高级官吏、著名文士等死后被追加的称号叫谥号。如欧阳文忠公(欧阳修),史忠烈公(史可法),缪丑(秦桧)。
 
【斋名】用斋号或室号来称呼。如杨诚斋(杨万里);聊斋先生(蒲松龄),饮冰室主人(梁启超)。
 
【籍贯】如王临川——王安石是江西临川人,柳河东——柳宗元是河东(今山西永济)人,顾亭林——顾炎武是江苏昆山亭林镇人。
 
【郡望】如唐代韩愈,世人称为韩昌黎,是因为昌黎(今辽宁义县)韩氏为唐代望族(韩愈实际上是河内河阳(今河南孟县)人)。而苏轼也曾自称“赵郡苏轼”、“苏赵郡”,苏氏是赵郡的望族(实际上苏轼是四川眉州人)。
 
【官名】在古代官名用以人的称谓十分普遍,如“阮步兵”——阮籍,“嵇中散”——嵇康,“洪经略”——洪承畴,“孙讨虏”——孙权,“贾太傅”——贾谊;“杜拾遗” 、“杜工部”——杜甫;“柳屯田”——柳永。
 
【爵名】如诸葛亮曾封爵武乡侯,后人遂以武侯相称;谢康乐——谢灵运,袭其祖谢玄的爵号康乐公;王荆公——王安石;诚意伯——刘基。
 
【官地】用任官之地的地名来称呼。如贾长沙——贾谊,他曾贬为长沙王太傅;陶彭泽——陶渊明曾任彭泽县令;骆临海——骆宾王曾任临海县丞;柳柳州——柳宗元曾任柳州刺史;贾长江——贾岛曾任长江县主簿。
 
【兼称】如《梅花岭记》“督相史忠烈公知势不可为”,兼称官职与谥号;《促织》“余在史馆,闻翰林天台陶先生言博鸡者事”,兼称官职、籍贯和尊称;《游褒禅山记》“四人者,庐陵萧君圭君玉,长乐王回深父,余弟安国平父、安上纯父”,前两人兼称籍贯、姓名及字,后两人先写与作者关系,再称名和字。
 
【谦称】有下列6种:
 
(1)表示谦逊的态度,用于自称。愚——谦称自己不聪明。鄙,谦称自己学识浅薄。敝,谦称自己或自己的事物不好。卑,谦称自己身份低微。窃,有私下、私自之意,使用它常有冒失、唐突的含义在内。臣,谦称自己不如对方的身份地位高。仆,谦称自己是对方的仆人,使用它含有为对方效劳之意。
 
(2)古代帝王的自谦词有孤(小国之君)、寡(少德之人)、不谷(不善)。
 
(3)古代官吏的自谦词有下官、末官、小吏等。
 
(4)读书人的自谦词有小生、晚生、晚学等,表示自己是新学后辈;如果自谦为不才、不佞、不肖,则表示自己没有才能或才能平庸。
 
(5)古人称自己一方的亲属朋友时,常用“家”、“舍”等谦词。“家”是对别人称自己的辈份高或年纪大的亲属时用的谦词,如家父、家母、家兄等。“舍”用以谦称自己的家或自己的卑幼亲属,前者如寒舍、敝舍,后者如舍弟、舍妹、舍侄等。
 
(6)其他自谦词有:因为古人坐席时尊长者在上,所以晚辈或地位低的人谦称在下;小可是有一定身份的人的自谦,意思是自己很平常、不足挂齿;小子是子弟晚辈对父兄尊长的自称;老人自谦时用老朽、老夫、老汉、老拙等;女子自称妾;老和尚自称老衲;对别国称自己的国君为寡君。
 
【敬称】表示尊敬客气的态度,也叫“尊称”。
 
(1)对帝王的敬称有万岁、圣上、圣驾、天子、陛下等。
 
驾,本指皇帝的车驾。古人认为皇帝当乘车行天下,于是用“驾”代称皇帝。古代帝王认为他们的政权是受命于天而建立的,所以称皇帝为天子。古代臣子不敢直达皇帝,就告诉在陛(宫殿的台阶)下的人,请他们把意思传达上去,所以用陛下代称皇帝。
 
(2)对皇太子、亲王的敬称是殿下。
 
(3)对将军的敬称是麾下。
 
(4)对有一定地位的人的敬称:对使节称节下;对三公、郡守等有一定社会地位的人称阁下,现在多用于外交场合,如大使阁下。
 
(5)对于对方或对方亲属的敬称有令、尊、贤等。
 
令,意思是美好,用于称呼对方的亲属,如令尊(对方父亲)、令堂(对方母亲)、令阃(对方妻子)、令兄(对方的哥哥)、令郎(对方的儿子)、令爱(对方的女儿)。尊,用来称与对方有关的人或物,如尊上(称对方父母)、尊公、尊君、尊府(皆称对方父亲)、尊堂(对方母亲)、尊亲(对方亲戚)、尊驾(称对方)、尊命(对方的嘱咐)、尊意(对方的意思)。贤,用于称平辈或晚辈,如贤家(称对方)、贤郎(称对方的儿子)、贤弟(称对方的弟弟)。仁,表示爱重,应用范围较广,如称同辈友人中长于自己的人为仁兄,称地位高的人为仁公等。
 
(6)称年老的人为丈、丈人,如“子路从而后,遇丈人”(《论语》)。唐朝以后,丈、丈人专指妻父,又称泰山,妻母称丈母或泰水。
 
(7)称谓前面加“先”,表示已死,用于敬称地位高的人或年长的人,如称已死的皇帝为先帝,称已经死去的父亲为先考或先父,称已经死去的母亲为先慈或先妣,称已死去的有才德的人为先贤。称谓前加“太”或“大”表示再长一辈,如称帝王的母亲为太后,称祖父为大(太)父,称祖母为大(太)母。唐代以后,对已死的皇帝多称庙号,如唐太宗、唐玄宗、宋太祖、宋仁宗、元世祖、明太祖等;明清两代,也用年号代称皇帝,如称朱元璋为洪武皇帝,称朱由检为崇祯皇帝,称玄烨为康熙皇帝,称弘历为乾隆皇帝。
 
(8)对尊长者和用于朋辈之间的敬称有君、子、公、足下、夫子、先生、大人等。
 
(9)君对臣的敬称是卿或爱卿。
 
(10)对品格高尚、智慧超群的人用“圣”来表敬称,如称孔子为圣人,称孟子为亚圣。后来,“圣”多用于帝王,如圣上、圣驾等。
 
【贱称】表示轻慢斥骂的态度。如《荆轲刺秦王》:“今往而不反者,竖子也。”《毛遂自荐》:“白起,小竖子耳。”《鸿门宴》:“竖子不足与谋!”《孔雀东南飞》:“小子无所畏,何敢助妇语!”
 
【特殊称谓】主要有以下四种:
 
(1)百姓的称谓。常见的有布衣、黔首、黎民、生民、庶民、黎庶、苍生、黎元、氓等。
 
(2)职业的称谓。对一些以技艺为职业的人,称呼时常在其名前面加一个表示他的职业的字眼,让人一看就知道这人的职业身份。如《庖丁解牛》中的“庖丁”,“丁”是名,“庖”是厨师,表明职业。《师说》中的“师襄”和《群英会蒋干中计》中提到的“师旷”,“师”,意为乐师,表明职业。《柳敬亭传》中的“优孟”,是指名叫“孟”的艺人。“优”,亦称优伶、伶人,古代用以称以乐舞戏谑为职业的艺人,后亦称戏曲演员。
 
(3)不同的朋友关系之间的称谓。贫贱而地位低下时结交的朋友叫“贫贱之交”;情谊契合、亲如兄弟的朋友叫“金兰之交”;同生死、共患难的朋友叫“刎颈之交”;在遇到磨难时结成的朋友叫“患难之交”;情投意合、友谊深厚的朋友叫“莫逆之交”;从小一块儿长大的异性好朋友叫“竹马之交”;以平民身份相交往的朋友叫“布衣之交”;辈份不同、年龄相差较大的朋友叫“忘年交”;不拘于身份、形迹的朋友叫“忘形交”;不因贵贱的变化而改变深厚友情的朋友叫“车笠交”;在道义上彼此支持的朋友叫“君子交”;心意相投、相知很深的朋友叫“神交”(“神交”也指彼此慕名而未见过面的朋友)。
 
(4)年龄的称谓。古人的年龄有时不用数字表示,不直接说出某人多少岁或自己多少岁,而是用一种与年龄有关的称谓来代替。垂髫(tiao)是三四岁至八九岁的儿童(髫,古代儿童头上下垂的短发)。总角是八九岁至十三四岁的少年(古代儿童将头发分作左右两半,在头顶各扎成一个结,形如两个羊角,故称“总角”)。豆蔻是十三四岁至十五六岁(豆蔻是一种初夏开花的植物,初夏还不是盛夏,比喻人还未成年,故称未成年的少年时代为“豆蔻年华”)。束发是男子十五岁(到了十五岁,男子要把原先的总角解散,扎成一束)。弱冠是男子二十岁(古代男子二十岁行冠礼,表示已经成人,因为还没达到壮年,故称“弱冠”)。而立是男子三十岁(立,“立身、立志”之意)。不惑是男子四十岁(不惑,“不迷惑、不糊涂”之意)。知命是男子五十岁(知命,“知天命”之意)。花甲是六十岁。古稀是七十岁。耄(mao)耋(die)指八九十岁。期颐指一百岁。
 
二、古代年龄称谓
 
襁褓—— 不满周岁
 
黄口——本指雏鸟,后比喻幼儿,10岁以下。
 
总角、孩提——幼年泛称。
 
垂髫(tiáo)、始龀(chèn)——童年泛称。
 
幼学——10岁   束发——15岁左右
 
弱冠——20岁
 
而立之年——30岁
 
不惑之年——40岁
 
知命之年、年逾半百、知非之年、知命之年、艾服之年、大衍之年——50岁
 
花甲、平头甲子、耳顺之年、杖乡之年——60岁
 
古稀、杖国之年、致事之年、致政之年——70岁
 
杖朝之年——80岁
 
耄耋(mào dié)之年——八九十岁的年纪
 
鲐背之年——90岁
 
期颐(jīyí)之年——100岁
 
三、古代官职称谓
 
【爵】即爵位、爵号,是古代皇帝对贵戚功臣的封赐。旧说周代有公、侯、伯、子、男五种爵位,后代爵称和爵位制度往往因时而异。如汉初刘邦既封皇子为王,又封了七位功臣为王,彭越为梁王,英布为淮南王等;魏曹植曾封为陈王;唐郭子仪被封为汾阳郡王;清太祖努尔哈赤封其子阿济格为英亲王,多铎为豫亲王,豪格为肃亲王。再如宋代寇准封莱国公,王安石封荆国公,司马光为温国公;明代李善长封韩国公,李文忠封曹国公,刘基封诚意伯,王阳明封新建伯;清代曾国藩封一等毅勇侯,左宗棠封二等恪靖侯,李鸿章封一等肃毅伯。
 
【丞相】是封建官僚机构中的最高官职,是秉承君主旨意综理全国政务的人。有时称相国,常与宰相通称,简称“相”。如《陈涉世家》:“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广《廉颇蔺相如列传》:“且庸人尚羞之,况于将相乎!”《蜀相》:“丞相祠堂何处寻,锦官城外柏森森。”《<指南录)后序》:“予除右丞相兼枢密使,都督诸路军马。”
 
【太师】指两种官职,其一,古代称太师、太傅、太保为“三公”,后多为大官加衔,表示恩宠而无实职,如宋代赵普、文彦博等曾被加太师衔。其二,古代又称太子太师、太子太傅、太子太保为“东宫三师”,都是太子的老师,太师是太子太师的简称,后来也逐渐成为虚衔。如《梅花岭记》“颜太师以兵解”,颜真卿曾被加太子太师衔,故称。再如明代张居正曾有八个虚衔,最后加太子太师衔;清代洪承畴也被加封太子太师衔,其实并未给太子讲过课。
 
【太傅】参见“太师”条。古代“三公”之一。又指“东宫三师”之一,如贾谊曾先后任皇子长沙王、梁怀王的老师,故封为太傅。后逐渐成为虚衔,如曾国藩、曾国荃、左宗棠、李鸿章死后都被迫赠太傅。
 
【少保】指两种官职,其一,古代称少师、少傅、少保为“三孤”,后逐渐成为虚衔,如《梅花岭记》“文少保亦以悟大光明法蝉脱”,文天祥曾任少保官职,故称。其二,古代称太子少师、太子少傅、太子少保为“东宫三少”,后也逐渐成为虚衔。
 
【尚书】最初是掌管文书奏章的官员。隋代始没六部,唐代确定六部为吏、户、礼、兵、刑、工,各部以尚书、侍郎为正副长官。如《张衡传》:“上书乞骸骨,征拜尚书。”再如大书法家颜真卿曾任吏部尚书,诗人白居易曾任刑部尚书,,史可法曾任兵部尚书。
 
【学士】魏晋时是掌管典礼、编撰诸事的官职。唐以后指翰林学士,成为皇帝的秘书、顾问,参与机要,因而有“内相”之称。明清时承旨、侍读、侍讲、编修、庶吉士等虽亦为翰林学士,但与唐宋时翰林学士的地位和职掌都不同。如《(指南录)后序》“以资政殿学士行”,这是文天祥辞掉丞相后授予的官职;《谭嗣同》“君以学士徐公致靖荐”,徐致靖当时任翰林院侍读学士,这是专给帝王讲学的官职。白居易、欧阳修、苏轼、司马光、沈括、宋濂等都曾是翰林学士。
 
【上卿】周代官制,天子及诸侯皆有卿,分上中下三等,最尊贵者谓“上卿”。如《廉颇蔺相如列传》:“廉颇为赵将……拜为上卿。”
【大将军)先秦、西汉时是将军的最高称号。如汉高祖以韩信为大将军,汉武帝以卫青为大将军。魏晋以后渐成虚衔而无实职。明清两代于战争时才设大将军官职,战后即废除。《张衡传》“大将军邓骘奇其才”,邓骘当时为汉和帝的大将军。
 
【参知政事】又简称“参政”。是唐宋时期最高政务长官之一,与同平章事、枢密使、框密副使合称“宰执”。宋代范仲淹、欧阳修、王安石都曾任此职。《训俭示康》“参政鲁公为谏官”,“鲁公”指宋真宗时的鲁宗道。《谭嗣同》“参预新政者,犹唐宋之参知政事,实宰相之职”。
 
【军机大臣】军机处是清代辅佐皇帝的政务机构。任职者无定员,一般由亲王、大学士、尚书、侍郎或京堂兼任,称为军机大臣。军机大臣少则三、四人,多则六、七人,被称为“枢臣”。清末汉人只有左宗棠、张之洞、袁世凯等短时间地任过军机大臣。《谭嗣同》“时军机大臣刚毅监斩”。
 
【军机章京】参见“军机大臣”条。是军机处的办事人员,军机大臣的属官,被称为“小军机”。《谭嗣同》:“皇上超擢四晶卿衔军机章京,与杨锐、林旭、刘光第同参预新政。”
 
【御史】本为史官,如《廉颇蔺相如列传》“秦御史前书曰”,“相如顾召赵御史书曰”。秦以后置御史大夫,职位仅次子丞相,主管弹劾、纠察官员过失诸事。韩愈曾任监察御史,明代海瑞曾任南京右佥都御史。再如《记王忠肃公翱事》“公为都御史,与太监某守辽宁”,王翱当时任都察院长官。
 
【枢密使】枢密院的长官。唐时由宦官担任,宋以后改由大臣担任,枢密院是管理军国要政的最高国务机构之一,枢密使的权力与宰相相当,清代军机大臣往往被尊称为“枢密”。宋欧阳修曾任枢密副使。《〈指南录〉后序》:“予除右丞相兼枢密使,都督诸路军马。”文天祥当时掌管军事要务。
 
【左徒】战国时楚国的官名,与后世左右拾遗相当。主要职责是规谏皇帝、举荐人才。《屈原列传》:“屈原者,名平,楚之同姓也。为楚怀王左徒。”
【太尉】元代以前的官职名称。是辅佐皇帝的最高武官,汉代称大司马。宋代定为最高一级武官。《林教头风雪山神庙》:“我因恶了高太尉,生事陷害,受了一场官司。”高太尉指高俅。
 
【上大夫】先秦官名,比卿低一等。《廉颇蔺相如列传》:“拜相如为上大夫。”当时蔺相如比上卿廉颇官位要低。
 
【大夫】各个朝代所指的内容不尽相同,有时可指中央机关的要职,如御史大夫、谏议大夫等。《屈原列传》:“上官大夫与之同列,争宠而心害其能。”“上官大夫”,一般认为是指上官靳尚。“子非三阊大夫欤?”屈原担任的是掌管王族昭、屈、景三姓事务的长官。《〈指南录〉后序》:“缙绅、大夫、士萃于左丞相府。”指的便是御史大夫、谏议大夫等。
 
【士大夫】旧时指官吏或较有声望、地位的知识分子。《师说》:“士大夫之族,曰师曰弟子者,则群聚而笑之。”《石钟山记》:“士大夫终不肯以小舟夜泊绝壁之下,故莫能知。”《训俭示康》:“当时士大夫家皆然。”《五人墓碑记》:“郡之贤士大夫请于当道。”
 
【太史】西周、春秋时为地位很高的朝廷大臣,掌管起草文书、策命诸侯卿大夫、记载史事,兼管典籍、历法、祭祀等事。秦汉以后设太史令,其职掌范围渐小,其地位渐低。司马迁做过太史令。《张衡传》:“顺帝初,再转,复为太史令。”《五人墓碑记》:“贤士大夫者,问卿因之吴公,太史文起文公,孟长姚公也。”文起为翰林院修撰,史官,故称太史。
 
【长史】秦时为丞相属官,如李斯曾任长史,相当于丞相的秘书长。两汉以后成为将军属官,是幕僚之长。《出师表》:“侍中、尚书、长史、参军,此悉贞良死节之臣。”“长史”指张裔。《赤壁之战》:“子瑜者,亮兄瑾也,避乱江东,为孙权长史。”
 
【侍郎】初为宫廷近侍。东汉以后成为尚书的属官。唐代始以侍郎为三省(中书、门下、尚书)各部长官(尚书)的副职(详见“三省六部”条)。韩愈曾先后任过刑部、兵部、吏部的侍郎。《出师表》“侍中、侍郎郭攸之、费祎、董允等”,其中董允是侍郎。《谭嗣同》:“八月初—一日,上召见袁世凯,特赏侍郎。”袁世凯为兵部侍郎。
 
【侍中】原为正规官职外的加官之一。因侍从皇帝左右,地位渐高,等级超过侍郎。魏晋以后,往往成为事实上的宰相。《出师表》提到的郭攸之、费祎即是侍中。
 
【郎中】战国时为宫廷侍卫。自唐至清成为尚书、侍郎以下的高级官员,分掌各司事务。如《荆轲刺秦王》:“诸郎中执兵,皆陈殿下。”此指宫廷侍卫。《张衡传》“公车特征拜郎中”,“郎中”是管理车骑门户的官名。
 
【参军】“参谋军务”的简称,最初是丞相的军事参谋,如《出师表》所说的参军蒋琬。晋以后地位渐低,成为诸王、将军的幕僚,如陶渊明曾任镇军参军,《后汉书》著者范晔曾任刘裕第四子刘义康的参军。隋唐以后逐渐成为地方官员,如杜甫曾任右卫率府胄曹参军、华州司功曹参军,白居易曾任京兆府户曹参军。
 
【令尹】战国时楚国执掌军政大权的长官,相当于丞相,如《屈原列传》:“令尹子兰闻之大怒。”明清时指县长,如《促织》:“天将以酬长厚者,遂使抚臣、令尹并受促织恩荫。”
 
【尹】参见“令尹”条。战国时楚国令尹的助手有左尹、右尹,如《鸿门宴》“楚左尹项伯者”,左尹地位略高于右尹。又为古代官的通称,如京兆尹、河南尹、州尹、县尹等。
 
【都尉】职位次于将军的武官。《陈涉世家》:“陈涉自立为将军,吴广为都尉。”《鸿门宴》:“沛公已出,项王使都尉陈平召沛公。”
 
【冏卿】太仆寺卿的别称,掌管皇帝车马、牲畜之事。《五人墓碑记》“贤士大夫者,冏卿因之吴公”’“因之”是吴默的字。
 
【司马】各个朝代所指官位不尽相同。战国时为掌管军政、军赋的副官,如《鸿门宴》:“沛公左司马曹无伤言之。”隋唐时是州郡太守(刺史)的属官,如《琵琶行》:“元和十年,予左迁九江郡司马。”白居易当时被贬至九江,位在州郡别驾、长史之下。
 
【节度使】唐代总揽数州军政事务的总管,原只设在边境诸州;后内地也遍设,造成割据局面,因此世称“藩镇”。《红楼梦》第四回:“雨村便疾忙修书二封与贾政并京营节度使王子腾。”
 
【经略使】也简称“经略”。唐宋时期为边防军事长官,与都督并置。如范仲淹曾任陕西经略副使。明清两代有重要军事任务时特设经略,官位高于总督。如《梅花岭记》“经略洪承畴与之有旧”,洪承畴降清后曾任七省经略,驻扎江宁。
 
【刺史】原为巡察官名,东汉以后成为州郡最高军政长官,有时称为太守。唐白居易曾任杭州、苏州刺史,柳宗元曾任柳州刺史。
 
【太守】参见“刺史”条。又称“郡守”,州郡最高行政长官。范晔曾任宣城太守。《桃花源记》:“及郡下,诣太守,说如此。”《孔雀东南飞》:“直说太守家,有此令郎君。”《赤壁之战》:“与苍梧太守吴巨有旧,欲往投之。”
 
【都督】参见“经略使”条。军事长官或领兵将帅的官名,有的朝代地方最高长官亦称“都督”,相当于节度使或州郡刺史。如《梅花岭记》:“任太守民育及诸将刘都督肇基等皆死。”刘肇基是驻地方卫所的军事长官。
 
【巡抚】明初指京官巡察地方。清代正式成为省级地方长官,地位略次于总督,别称“抚院”、“抚台”、“抚军”。如《五人墓碑记》:“是时以大中丞抚吴者为魏之私人。”抚吴,即担任吴地的巡抚。
 
【抚军】参见“巡抚”条。《促织》:“乃赏成,献诸抚军。”抚军大悦,以金笼进上。”又称作“抚臣”,如“诏赐抚臣名马衣缎”。
 
【校尉】两汉时期次于将军的官职。如《赤壁之战》:“以鲁肃为赞军校尉。”鲁肃当时担任协助主帅周瑜规划军事的副将。唐以后地位渐低。
 
【教头】宋代军中教练武艺的军官,《水浒传》中的林冲就是京城八十万禁军的枪棒教头。
 
【提辖】宋代州郡武官的官名,主管训练军队、督捕盗贼等事务。如《水浒传》中的鲁提辖鲁智深。
 
【从事】中央或地方长官自己任用的僚属,又称“从事员”。《赤壁之战》:“晶其名位,犹不失下曹从事。”
 
【知府】即“太守”,又称“知州”。《登泰山记》:“是月丁未,与知府朱孝纯子颍由南麓登。”
 
【县令】一县的行政长官,又称“知县”。《孔雀东南飞》:“还家十余日,县令遣媒来。”
 
【里正】古代的乡官,即一里之长。如《促织》:“令以责之里正。”
 
【里胥】管理乡里事务的公差。《促织》:“里胥狡黠,假此科敛丁口。”
 
【三省六部】三省为中书省、门下省、尚书省。隋唐时,三省同为最高政务机构,一般中书省管决策,门下省管审议,尚书省管执行,三省的长官都是宰相。中书省长官称中书令,下有中书侍郎、中书舍人等官职;门下省长官称侍中,下有门下侍郎、给事中等官职;尚书省长官为尚书令,下有左右仆射等官职。尚书省下辖六部:吏部(管官吏的任免与考核等,相当于现在的组织部)、户部(管土地户口、赋税财政等)、礼部(管典礼、科举、学校等)、兵部(管军事,相当于现在的国防部)、刑部(管司法刑狱,相当于现在的司法部)、工部(管工程营造、屯田水利等)。各部长官称尚书,副职称侍郎,下有郎中、员外郎、主事等官职。六部制从隋唐开始实行,一直延续到清末。
 
【官职的任免升降】“三省六部”制出现以后,官员的升迁任免由吏部掌管。官职的任免升降常用以下词语:
 
(1)拜。用一定的礼仪授予某种官职或名位。如《(指南录>后序》中的“于是辞相印不拜”,就是没有接受丞相的印信,不去就职。
 
(2)除。拜官授职,如“予除右丞相兼枢密使”(《(指南录>后序)》一句中的“除”,就是授予官职的意思。
 
(3)擢。提升官职,如《战国策·燕策》:“先王过举,擢之乎宾客之中,而立之乎群臣之上。”
 
(4)迁。调动官职,包括升级、降级、平级转调三种情况。为易于区分,人们常在“迁”字的前面或后面加一个字,升级叫迁升、迁授、迁叙,降级叫迁削、迁谪、左迁,平级转调叫转迁、迁官、迁调,离职后调复原职叫迁复。
 
(5)谪。降职贬官或调往边远地区。《岳阳楼记》“滕子京谪守巴陵郡”中的“谪”就是贬官。
 
(6)黜。“黜”与“罢、免、夺”都是免去官职。如《国语》:“公将黜太子申生而立奚齐。”
 
(7)去。解除职务,其中有辞职、调离和免职三种情况。辞职和调离属于一般情况和调整官职,而免职则是削职为民。
 
(8)乞骸骨。年老了请求辞职退休,如《张衡传》:“视事三年,上书乞骸骨,征拜尚书。”
 
高考文言文最易用错实词100例
 
1、官人疑策爱也,秘之。误:喜欢,正:吝啬。
 
译文:过路的官人怀疑陈策舍不得骡子,便把它藏了起来。
 
2、有功故出反囚,罪当诛,请按之。误:按照,正:审理。
 
译文:徐有功特意开脱谋反的人,论罪应当处死,请审理他。
 
3、高祖遣使就拜东南道尚书令,封吴王。误:拜见,正:授予官职。
 
译文:高祖派来使者授予(杜伏威)东南道尚书令的官,封他为吴王。
 
4、府省为奏,敕报许之。误:报告,正:回复。
 
译文:有关部门为此上奏,(后主)下诏回复同意了这件事。
 
5、齐孝公伐我北鄙。误:轻视,正:边境。
 
译文:齐孝公进攻我国北部边境。
 
6、大败李信,入两壁,杀七都尉。误:城墙,正:军营。
 
译文:大败李信的军队,攻下两座军营,杀死七名都尉。
 
7、尧民之病水者,上而为巢,是为避害之巢。误:生病,正:担心,忧虑。
 
译文:尧的百姓担心水患,因而在水上筑巢,这就是避免灾害的巢。
 
8、焕初除市令,过谢乡人吏部侍郎石琚。误:免除,正:(被)授职。
 
译文:刘焕刚被授职市令,拜访同乡吏部侍郎石琚。
 
9、师进,次于陉。误:依次,正:临时驻扎。
 
译文:诸侯的军队前进,驻扎在陉地。
 
10、天下有大勇者,卒然临之而不惊。误:完毕,正:通“猝”,突然。
 
译文:天下真正有大勇的人,灾难突然降临也不会惊恐。
 
 
11、王趣见,未至,使者四三往。误:高兴,正:通“促”,赶快。
 
译文:楚王赶快接见(尊卢沙),(尊卢沙)没有到,(楚王派)使者多次前去(邀请)。
 
12、存诸故人,请谢宾客。误:安置,正:问候。
 
译文:问候那些老朋友,邀请拜谢宾朋。
 
13、若复失养,吾不贷汝矣。误:借给,正:宽恕。
 
译文:如果再不赡养母亲,我就不宽恕你了。
 
14、楚庄王谋事而当,群臣莫能逮。误:捉拿,正:及,达到。
 
译文:楚庄王谋划事情很得当,群臣没有人能比得上。
 
15、使裕胜也,必德我假道之惠。误:恩德,正:感激。
 
译文:假如刘裕取胜,一定会感激我们借道给他的好处。
 
16、陛下登杀之,非臣所及。误:上去,正:当即。
 
译文:陛下(如果)当即杀掉他,(就)不是我的职权管得了的。
 
17、凡再典贡部,多柬拔寒俊。误:典籍,正:主管。
 
译文:贾黄中先后两次主管贡部,多次选拔出身寒微而又才能杰出的人。
 
18、衡揽笔而作,文不加点。误:标点,正:删改。
 
译文:弥衡挥笔就写,一气呵成,一个字没有删改。
 
19、诸公多其行,连辟之,遂皆不应。误:许多,正:称赞。
 
译文:许多人都称赞他的品行,接连几次征召他,他都没有答应。
 
20、太祖知其心,许而不夺。误:夺取,正:强行改变。
 
译文:太祖了解他的志向,允许他而没有加以强行改变。
 
21、阿有罪,废国法,不可。误:阿附,正:偏袒。
 
译文:偏袒有罪之人,废弃国法,是不能容许的。
 
22、弁(biàn)性好矜伐,自许膏腴。误:讨伐,正:夸耀。
 
译文:宋弁生性喜好自我夸耀,自认为门第高贵。
 
23、声色之多,妻孥之富,止乎一己而已。误:富裕,正:众多。
 
译文:音乐和女色的繁多,妻室子女的众多,都不过是供自己一个人享受罢了。
 
24、所犯无状,干暴贤者。误:干涉,正:冒犯、冲犯。
 
译文:我们所做的太无理,侵扰了贤良。
 
25、致知在格物。误:标准,正:推究
 
译文:丰富知识的方式就在于推究事物的道理和规律。
 
26、欲通使,道必更匈奴中。误:改换,正:经过。
 
译文:汉朝想派使者去联络月氏,但通往月氏的道路必定经过匈奴统治区。
 
27、瓒闻之大怒,购求获畴。误:购买,正:重赏征求。
 
译文:公孙瓒听说这件事非常愤怒,重赏捉拿田畴,最后将他捕获。
 
28.齐将马仙埤连营稍进,规解城围。误:规劝,正:谋划。
 
译文:齐将马仙埤让各座营寨相连逐步向前推进,谋划解除对义阳城的围困。
 
29.舅李常过其家,取架上书问之,无不通。误:经过,正:造访、探望。
  
译文:他舅舅李常造访他家,取出架上的书问他,他没有不知道的。
 
30、吾君优游而无为于上,吾民给足而无憾于下。误:遗憾,正:怨恨。
 
译文:我们的国君在上能宽大化民,不用刑法;我们的人民在下生活富裕,没有怨恨。
 
31、不去,羽必杀增,独恨其去不早耳。误:怨恨,正:遗憾。
 
译文:不离去,项羽必定会杀掉范增,只是遗憾他没有及早离开罢了。
 
32、命下,遂缚以出,不羁晷刻。误:捆绑,正:停留。
 
译文:命令一下去,就(把死罪案犯)绑上押出来,片刻也不停留。
 
33、膑至,庞涓恐其贤于己,疾之。误:憎恨,正:妒忌。
 
译文:孙膑来到魏国,庞涓担心他才能超过自己,妒忌他。
 
34、曾预市米吴中,以备岁俭。误:节省,正:年成不好。
 
译文:吴遵路曾经预先在吴地买米,用来防备年成不好。
 
35、其简开解年少,欲遣就师。误:简略,正:选拔。
 
译文:你可以选拔聪明有知识的年轻人,派他们去从师学习。
 
36、时杨素恃才矜贵,轻侮朝臣。误:怜悯,正:夸耀。
 
译文:当时杨素依恃夸耀自己的才能和地位,轻视侮辱朝廷大臣。
 
37、遂铭石刻誓,令民知常禁。误:禁止,正:禁令。
 
译文:王景于是让人在石碑上刻下诫辞,使百姓知晓法典禁令。
 
38、明法审令,捐不急之官,废公族疏远者。误:捐助,正:撤除。
 
译文:(吴起便)申明法度,赏罚分明,撤除冗余官员,废除疏远的王族的爵禄。
 
39、告俭与同郡二十四人为党,于是刊章讨捕。误:刊登,正:删除。
 
译文:(朱并)控告张俭和同郡二十四人结为朋党,朝廷于是下诏(删除告发人姓名的捕人文书)搜捕张俭等人。
 
40、盖始者实繁,克终者盖寡。误:战胜,正:能够。
 
译文:好好开始的的确很多,能够坚持到最后的实在很少。
 
41、时虽老,暇日犹课诸儿以学。误:讲课,正:督促。
 
译文:当时虽然年事已高,但闲暇的时候还督促孩子们学习。
 
42、上令朝臣厘改旧法,为一代通典。误:逐步,正:订正,改正。
 
译文:皇上命令朝臣改正旧的法令,作为一朝通用的典章制度。
 
43、然百姓离秦之酷后,参与休息无为。误:离开,正:通“罹”,遭遇。
 
译文:但是百姓遭遇秦国的残暴统治后,曹参给了他们休养生息的机会,无为而治。
 
44、公,相人也,世有令德,为时名卿。误:命令,正:美好。
 
译文:(魏国)公,是相州人,世代有美好品德,都是当时有名的大官。
 
45、民不胜掠,自诬服。误:掠夺,正:拷打。
 
译文:那个州民经受不住拷打,自己捏造事实优罪了。
 
46、未及劳问,逆曰:“子国有颜子,宁识之乎?”误:违背,正:迎着。
 
译文:没有问候(袁闳),迎着便说:“你们地方有位颜子,你认识吗?”
 
47、汉数千里争利,则人马罢,虏以全制其敝。误:停止,正:通“疲”,疲乏。
 
译文:汉军到几千里以外去争夺利益,就会人马疲乏,敌人就会凭借全面的优势对付我们的弱点。
 
48、桓帝爱其才貌,诏妻以公主。误:妻子,正:以女嫁人。
 
译文:桓帝喜欢他的才貌,下诏要把公主嫁给他。
 
49、属与贼期,义不可欺。误:期限,正:约定。
 
译文:我刚才已经跟贼人约定好了,根据道义不能欺骗他们。
 
50、亲不以为子,昆弟不收,宾客弃我。误:亲人,正:父母。
 
译文:父母不认为我是好孩子,兄弟不接纳我,宾客抛弃我。
 
51、出水处犹未可耕,奏寝前议。误:睡觉,正:息,止。
 
译文:已经退水的田地还不能耕种,上奏要求停止先前的奏议。
 
52、以予之穷于世,贞甫独相信。误:贫穷,正:困厄,不得志。
 
译文:因为我当时处境困厄,只有贞甫相信我。
 
53、十年,举进士第一,授右拾遗,权翰林修撰。误:权利,正:暂代官职。
 
译文:(天会)十年,考中状元,被授官右拾遗,暂时代理翰林修撰。
 
54、勉顺时政,劝督农桑。误:劝说,正:勉励。
 
译文:劝勉顺应时代变化,勉励督促从事农桑。
 
55、议者皆然固奏。误:这样,正:认为……对。
 
译文:议事的人都认为窦固的上奏是对的。
 
56、至朝时,惠帝让参曰。误:谦让,正:责备。
 
译文:到了上朝的时候,惠帝便责备曹参说。
 
57.彦章武人不知书。误:文书,正:文字。
 
译文:王彦章是一个军人,不识字。
 
58、上曰:“君勿言,吾私之。”误:私自,正:偏爱。
 
译文:文帝说:“你不要说了,我偏爱他。”
 
59、是之不恤,而蓄聚不厌,其速怨于民多矣。误:迅速,正:招致。
 
译文:(子常)对这些都不去救济,却聚敛不已,他招致百姓怨恨的事情太多了。
 
60、受欺于张仪,王必惋之。误:可惜,正:悔恨。
  
译文:受到张仪的欺骗,大王一定会悔恨的。
 
61、绛侯望袁盎曰:“吾与而兄善,今尔廷毁我!”误:期望,正:埋怨、责怪。
 
译文:绛侯埋怨袁盎说:“我与你兄长友好,如今你却在朝廷上毁谤我!”
 
62、众皆夷踞相对,容独危坐愈恭。误:危险,正:端正。
 
译文:那些人都很随便地蹲坐互相面对,茅容独自端正地坐着更加恭谨。
 
63、见周昌,为跪谢曰:“微君,太子几废。”误:轻微,正:如果没有。
 
译文:吕后看见周昌,向他下跪道歉说:“如果没有你,太子差点就被废掉了。”
 
64.未尝见其喜愠之色,乃知古人为不诬耳。误:陷害,正:欺骗。
 
译文:从没有看见他把喜怒哀乐挂在脸上,才知道古人是不欺骗(我们)的。
 
65、诚得至,反汉,汉之赂遗王财物,不可胜言。误:遗留,正:赠送。
 
译文:如果我真能到那里,返归汉朝后,汉王赠送给大王的财物,会多得无法说尽。
 
66、性刚嫉恶,与物多忤。误:事物,正:别人。
 
译文:生性刚烈,嫉恶如仇,与别人多有抵触。
 
67、由是民得安其居业,户口蕃息。误:繁盛,正:繁殖。
 
译文:因此百姓能够安心地居住下来并从事他们的职业,住户和人口得以繁殖增长。
 
68、大业中,伦见虞世基幸于炀帝而不闲吏务。误:清闲,正:通“娴”,熟习。
 
译文:大业年间,封伦见虞世基被炀帝宠幸却不熟习为官的政务。
 
69、彧(yù )据案而立,立素于庭,辨诘事状。素由是衔之。误:接受,正:怀恨。
 
译文:柳彧手按几案站立,让杨素站在庭院中,审问杨素的犯罪事实,杨素从此怀恨在心。
 
70、季文子相鲁,妾不衣帛。以约失之者鲜矣。误:新鲜,正:少。
 
译文:季文子辅佐鲁国,妾不穿丝绸衣服。因节俭而犯错的人少啊。
  
71、皆顿首谢,及期无敢违。误:感谢,正:谢罪。
 
译文:大家都叩头谢罪,到期没有敢违约的。
 
72、王氏诸少并佳,然闻信至,咸自矜持。误:书信,正:信使。
 
译文:王家子弟都很好,但是听到信使到来,都显得拘谨。
 
73、乾宁三年,充武宁军留后,行颍州刺史。误:巡行,正:代理。
 
译文:乾宁三年,充任武宁军留后,代理颍州刺史。
 
74、变不形于方言,真台辅之器也。误:形势,正:表现。
 
译文:内心变化不表现在言语上,真有做高官的气量。
 
75、阶疾病,帝自临省。误:察看,正:探视、问候。
 
译文:桓阶患病,曹丕亲自前往问候。
 
76、既往,未及反,于是遂斩庄贾以徇三军。误:曲从,正:示众。
 
译文:已经派人前去报告景公,还没来得及回来,穰苴就斩了庄贾来向三军示众。
 
77、寻给鼓吹一部,入直殿省。误:找寻,正:不久。
 
译文:不久赐给他一支鼓吹乐队,并宣召他入宫值班。
 
78、文长既雅不与时调合。误:儒雅,正:平素、向来。
 
译文:文长既然向来不与时风调和。
 
79、公与语,不自知膝之前于席也。语数日不厌。误:厌恶,正:满足。
 
译文:秦孝公与他交谈,不知不觉地将双腿移到席前。两人长谈几天还不满足。
 
80、方遣孟宗政、扈再兴以百骑邀之,杀千余人。误:邀请,正:半路拦截。
 
译文:赵方派遣孟宗政、扈再兴率领一百骑兵去半路拦截敌军,杀敌一千多人。
 
81、一时富贵翕吓,众所观骇,而贞甫不予易也。误:改变,正:轻视。
 
译文:我一时间失去了富贵,众人看了惊骇不已,但贞甫却不因此而轻视我。
 
82、性至孝,居父忧过礼,由是少知名。误:担忧,正:父母的丧事。
  
译文:他的品性最讲孝道,在家为父亲守丧超过了常理,因此年轻时就有了名声。
 
83、叔为人刻廉自喜,喜游诸公。误:游览,正:交往。
 
译文:田叔为人苛刻廉洁,并以此自得,喜欢和德高望重的人交往。
 
84、观者见其然,从而尤之,其亦不达于理矣。误:尤其,正:指责。
 
译文:看的人见到情况这样,就来指责那个地方,那也太不通晓事理了。
 
85、忠义满朝廷,事业满边隅。误:角落,正:边疆。
 
译文:(文正公的)忠义誉满朝廷,事业布满边疆。
 
86、国家无虞,利及后世。误:欺骗,正:忧患。
 
译文:国家没有忧患,利益延及后世。
 
87、数决疑狱,庭中称平。误:牢狱,正:案件。
 
译文:多次判决疑难案件,在朝廷中以公平著称。
 
88、城谦恭简素,遇人长幼如一。误:遇到,正:对待。
 
译文:阳城性情谦虚敬肃简约朴素,无论年长年幼,都一样对待。
 
89、轮扁,斫轮者也,而读书者与之。误:给予,正:结交。
 
译文:轮扁,是斫车轮的人啊,可是读书人结交他。
 
90、时始诏民垦荒,阅三年乃税。误:察看,正:经历。
 
译文:当初皇帝下令百姓开垦荒地,经历三年才收税。
 
91、公琰托志忠雅,当与吾共赞王业者也。误:赞美,正:辅佐。
 
译文:公琰志向忠诚儒雅,应当是能与我一起辅佐君王成就帝业的人。
 
92、我则天而行,有何不可!误:准则,正:效法。
 
译文:我效法上天做事,有什么不可以!
 
93、汝既不田,而戏贼人稻!误:盗窃,正:毁害。
 
译文:你既然不种田,却轻慢毁害别人的稻谷!
 
94、高祖举兵将入洛,留暹佐琛知后事。误:了解,正:主持。
 
译文:高祖起兵将入洛阳,把崔暹留下来辅佐高琛主持后方的政务。
 
95、每读书至治乱得失。误:整治,正:太平。
 
译文:每次读书读到有关国家太平、祸乱、成功、失败的经验教训。
 
96、鲁侯闻之大惊,使上卿厚礼而致之。误:给予,正:招引,引来。
 
译文:鲁侯听到这事,大为惊奇,派上卿带上厚礼去招引他。
 
97、年十八,以能诵诗属书闻于郡中。误:嘱托,正:写作。
 
译文:贾谊十八岁时,就因能诵诗作文在郡中闻名。
 
98、催科不扰,是催科中抚字。误:文字,正:养育。
 
译文:催租不骚扰,这是催租中的抚恤(爱护养育)。
 
99、往年春,汉族淮阴。误:家族,正:灭族。
 
译文:去年春天,汉王将淮阴侯灭了族。
 
100、上闻而谴之,竟坐免。误:因为,正:获罪。
 
译文:皇上听到歌谣就责备梁彦光,最终获罪被免官。
金泽学校暑期公开课